【环保清风·家风故事】榜样生产队长 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第八党支部 任明忠
撰写时间:2019/12/16文章来源:党委办公室

  我父亲1942年出生于四川宜宾宋家乡的一个贫农家庭,他一直务农,也是一名农村基层老党员。爷爷解放前是一名佃农,解放后因为贫农身份,阶级地位高,同时思想素质过硬,表达能力较强,虽然未曾念过书,仍当选为村里的贫协主席,后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作为一名解放初至改革开放前夕的农村基层干部,曾因敢于讲真话被打倒,直到老人家去世多年后至80年代初才得以平反。在他们的影响下,我也在大学期间(1996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家全家人对党和祖国都有非常深厚的感情。

  爷爷去世得早,我与他的交集不多,但从村里的老人和后人对他的评价来看,他是一名值得信赖,不贪图便宜和个人利益的农村基层好干部。

  我父亲后来也追随了爷爷的事业,成为了一名农村基层党员干部,最底层的干部—生产队(村民小组)队长。八九十年代的四川偏远农村,完全没有任何工业企业,实施农田家庭承包责任制后,生产队队长也就基本没有任何权力,也没有固定的工资收入,村民的农业生产自主性很强,完全可以不服从队长的引导。队长的职责就是上传下达、组织生产、协调村民矛盾、组织建设公共基础设施。我印象中父亲的队长工作是这样的:上传下达,为了节约村民的生产时间,父亲改变了过去集体化生产队的集中开会传达的模式(其实即使集中开会,村民们也大多不到会),利用茶余饭后的个人休息时间挨家挨户进行传达告知。四川农村普遍比较分散,每传达一次需要花费父亲2-5天的休息时间。组织生产,主要是负责集中登记统计预定种子、肥料、农具等及收费,还包括发放农技推广的种子或幼苗,每项工作至少花费父亲一周的时间。最难的是挨家挨户收费,几乎每次都需要家里垫支收不齐的费用,每个月收缴电费也是如此,家里的日常开支被挪用,往往得到是母亲的些许抱怨。协调村民矛盾,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需要高超的艺术更需要忍辱负重的品格,每协调一次都让父亲十分费神伤脑筋。组织建设公共基础设施,是最重要也是最难的事情,早期建水库、蓄水塘和灌渠,后期修建乡村公路,每一项工程,父亲都特别忙,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小家,还会做出很大的利益牺牲。修建队里的乡村公路,涉及占用耕地,遇到了两户不通情理村民不愿意出让应该出让的土地,导致工程可能搁浅,最后父亲用我名下的责任田(他认为我已经考上大学,将来不会再回家乡耕种土地)与他们置换,公路才得以建成,连通到生产队的各家各户。

  由于经常不计个人和家庭利益,用四川话讲就是在工作中吃了不少亏,父亲的队长工作从一开始就遭到母亲的埋怨,甚至带动大家全家做父亲的思想工作,希翼父亲在工作中强硬些,如对于不配合的村民就不提供相应的服务;希翼父亲放弃一些硬骨头,搞不定的就不搞;希翼父亲下一年就卸任不干,让别人来干。父亲总是说“吃得亏、才打得拢堆”,“占小便宜、吃大亏”,“不搞不行啊,大家吃点亏值得”。父亲也有过不想干这个队长职务的时候,但由于当时没有稳定的津贴、也基本没有任何权力,没有人愿意接手这项工作,一直干到2003年,乡政府承诺并发放稳定的队长津贴和退休补助,担任了18年的基层队长的父亲才得以卸任,他把继续干可以领工资和按政策再干几年有退休补助的机会让给了更年轻和更需要的继任者。父亲的任劳任怨和不计较个人利益得失,带领地处偏僻农村的生产队砥砺前行,虽然没有干出惊天动地的伟业,但得到是大家的无数好评,几乎每年春节回家,走在老家的乡村公路上,都会有乡亲对我讲“多亏了任队长”、“任队长是个好人”,每次都会使我有些热泪盈眶,我想这就是对一名农村基层老党员的肯定和回报。

  父亲的言传身教对大家兄弟姐妹影响都是十分深刻的,是指引着大家前行的榜样,养成大家正直、无私、识大局、愿奉献的品格。大哥作为政府机关党员干部,从来不以权谋私,在群众中的声誉很高;二哥作为本分农民,从未因贪图私利便宜与邻里乡亲发生矛盾摩擦;三哥和五妹作为小微企业老板,总是优先考虑员工疾苦,带领大伙儿发家致富;我研究生毕业后从事环境保护科研工作,一直能坚持勤奋努力,正直善良、不羡名利,在部门领导的岗位上更是不愿意过多计较个人利益得失,我坚信只有这样,才能带领团队合作前行,为祖国的环保事业奉献绵薄之力。

@ 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